恒大入主盛京银行董事席位终到手 港股通出局A股且得等 | 银行

摘要: 去年末,盛京银行不良贷款额较年初大增404.2%至41.06亿元,不良贷款率较年初上升1.32个百分点至1.74%,不良攀升尚未有止步的迹象

10-11 15:33 首页 投资时报

去年末,盛京银行不良贷款额较年初大增404.2%至41.06亿元,不良贷款率较年初上升1.32个百分点至1.74%,不良攀升尚未有止步的迹象



文 | 《投资时报》记者   薛南骏


自去年恒大集团强势入主成为盛京银行第一大股东后,恒大集团向盛京银行输出董事事宜近期终于获批。


盛京银行公告称于近日收到中国银监会辽宁监管局《关于核准邱火发董事任职资格的批复》,已核准邱火发担任盛京银行非执行董事的任职资格,任期从2017年8月11日开始。


根据《董事名单与其角色和职能》显示,邱火发职能分工为“提名与薪酬委员会成员和战略发展委员会成员”。据了解,邱火发曾任光大银行副行长,现为恒大集团董事局董事、常务副总裁兼任恒大金融董事长,拥有31年金融行业和银行系统管理经验,目前全面负责恒大金融日常运营管理。


据《投资时报》记者了解,若没有恒大的进驻,盛京银行资本问题或将难解。去年9月底盛京银行前董事长张玉坤突然辞任,而根据监管规则,首次公开发行股票,需满足一个条件:最近三年董事、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发生重大变化,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。从现在来看,盛京银行已经难以满足该条件,其回归A股计划或将延迟三年。今年上半年,盛京银行已经撤回A股上市申请。



迫于资本压力,盛京银行有赖恒大的支持。除此之外,当前考验恒大、盛京银行的还有如何改善不断恶化的资产质量。


盈利能力减弱  资产质量恶化


盛京银行是沈阳第一家总部银行,是东北地区成立最早、规模最大的城市商业银行,也是继上海银行、北京银行之后全国第三家实现跨省设立分支机构的城市商业银行。其前身是由沈阳市城市信用社、沈阳合作银行、沈阳城市合作银行逐步发展起来的沈阳市商业银行,在经历了整合发展、改革创新、改造重组后,于2007年更名为盛京银行。


重组后的盛京银行经营状况大为改善,净利润连年增长。


数据显示,该行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61亿元,同比增长13.6%;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近69亿元,同比增长10.5%。总资产规模较年初增长29.1%至9055亿元,较2014年12月底港股上市前增逾4000亿元。其中,贷款总额较年初增长20.4%至2354亿元。


但受累于东北经济发展滞后,盛京银行发展的脚步放缓,不良现象抬头。


记者研究发现,盛京银行几项盈利能力指标不断下滑,盈利能力正在减弱。


盛京银行2013年、2014年、2015年、2016年平均总资产回报率分别是1.46%、1.26%、1.03%、0.86%,连续四年下滑;平均权益回报率亦是连年下滑,连续四年分别是27.06%、18.83%、15.99%、15.62%;净利差连续四年数据分别是2.17%、2.07%、2%、1.65%;净利息收益率连续四年数据分别是2.39%、2.32%、2.14%、1.75%。


与此同时,盛京银行资产质量同步也在恶化。


截至去年末,盛京银行不良贷款额较年初大增404.2%至41.06亿元,不良贷款率较年初上升1.32个百分点至1.74%。该行称,去年不良贷款集中在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,主要是由于东北地区产能过剩行业信用风险集中暴露。


该行过去充分计提的拨备覆盖,在资产恶化的年份发挥了作用。


数据显示,盛京银行拨备覆盖率从2015年的482.38%大幅跌至159.17%,下跌了323.21%,下跌幅度在业内居前,但经此次下跌,盛京银行拨备覆盖率已经接近150%的监管红线,未来已经没有借助拨备覆盖率调增利润的空间。


但盛京银行不良攀升尚未有止步的迹象。其关注类贷款和次级类贷款仍在上升,在贷款总额中的占比分别较2015年上升0.9%和1.4%。


事实上,盛京银行在产生新的不良的同时,在重组前的不良包袱严格来说也未消化完全。


据了解,为了处置历史遗留不良贷款,在地方政府的协调和批准下,早在2004年盛京银行曾将20亿元不良贷款出售给了沈阳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(下称“沈阳城建投”),并提供相应的贷款协助其收购该不良资产,随后沈阳恒信承接了上述不良资产。


“说白了,就是自己出钱找人买了自己的不良,只不过是报表上不再显示而已,如果接收方贷款未还清,这笔不良其实还是银行在承担。”业内人士分析认为。


截至目前,该笔贷款尚未还清,根据去年公布的数据,这一欠款金额已由盛京银行H股上市之初披露的7.56亿元减少至7.26亿元,即该笔贷款仅还了3000万元。不过从长远看,根据协议,贷款方将以其持有的盛京银行部分股权处置变现收入归还上述款项。


简单而言,这笔不良贷款的处理资本运作原理就是,将不良转移给第三方,第三方同时对盛京银行持股,盛京银行上市,第三方卖股还债,即通过股票市场消化了不良。因此上市成了银行和股东的迫切需求。


三年A股IPO无望  资本告急靠股东


盛京银行已经于2014年12月29日在香港上市,但是和其他内资地方银行股一样,其在港股市场并未受到热捧,成交量低迷。甚至该行于今年上半年已被调出“港股通”池子,随着南下资金未来只出不进,其股价将进一步承压。这对于需要补充资本的银行和需要卖股换钱的股东而言,不是理想的状况,回归A股因此提上日程。


盛京银行为冲刺A股准备了8年之久。今年上半年,辽宁省政府在《辽宁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量的实施意见》中还提出,争取盛京银行、锦州银行早日回归A股。


不过,现在看来,由于发生了股权变动和高管变动,盛京银行或将三年内无法启动A股上市。


对于盛京银行撤回A股上市申请,业内人士评价认为是“幸”与“不幸”的交织。


“不幸”指的是前任董事长张玉坤的突然离任。张玉坤有逾25年的银行业经营管理经历。1999年4月开始,张玉坤出任沈阳市商业银行(盛京银行前身)副行长,此后历任党委副书记、行长,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等。截至2016年6月30日,其职位为执行董事、董事长。张玉坤的离任引发市场多方猜测,猜测起源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官网发布的一则公告。公告称,根据《选举法》第五十七条关于以金钱或者其他财物贿赂代表当选的,其当选无效的规定,确定由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选举产生的45名人大代表当选无效,而张玉坤已位列其中。此事无疑将直接影响其A股上市进程。


而“幸”指的是恒大入股。近年来,房地产市场涉足金融领域脚步加快,触角也伸到了银行领域,恒大此前曾入股过华夏银行,但后来将其抛售,转手选择了盛京银行。对于为何抛华夏选盛京银行,业内人士认为主要是出于控股地位的考虑,房地产企业在银行中如果不控股,意义不大,而恒大在华夏银行实现控股地位很难。不论恒大入股盛京银行目的为何,但从目前来看,对难以启动A股上市的盛京银行而言却也是件好事,无法上市补充资本,恒大或可助其一臂之力。


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末,盛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9.1%,比上年末下降0.32个百分点;资本充足率为11.99%,比上年末下降1.04个百分点。




此稿版权归《投资时报》社所有。

公号转载需经授权,并标注来源及作者姓名,否则,违者必究。




入驻平台


今日头条 | 搜狐媒体平台 | 新浪财经头条

UC头条 | 企鹅媒体平台 | 天天快报  

财富号 | 新浪微博 | 百家号 


合作网站


新浪网 | 东方财富网 | 凤凰网 | 金融界

封面新闻 | 全景网 | 同花顺 | 王者财经 




首页 - 投资时报 的更多文章: